更多服务
偷拿家里治病救命钱挥霍一空,固始男子怒将儿子扭送至派出所
日期:2019-06-15 浏览

“我深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此以后一定踏实做人,再也不做对不起父母的事情了!”

近日,在上海打工的固始籍男子张某紧紧握住固始县检察院访谈小组工作人员的手,流着悔恨的泪水说。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今年3月的一天,固始县某乡镇25岁的张某趁父不备,将其口袋里的银行卡盗走,并将卡里的钱挥霍一空。卡里的钱,是其父借来用于治病的救命钱。张某的父亲发现后,一怒之下报警,将儿子扭送至派出所。

最终,父亲还是原谅了儿子,向检察机关递交了谅解书。固始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后认为,张某虽然实施了盗窃行为,但其没有犯罪前科,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认罪、悔罪,且盗窃家庭财产已获得了父母的谅解,应当从轻处理。

2019年4月12日,县检察院对张某做出不起诉决定,给了他一个重获自由、回归家庭的机会。

本案应就此终结,但检察官并未止步。



2019年5月16日,固始县检察院“四访两谈一追责”走访组来到了张某的家中,了解监督检察官办案情况。“四访”,指通过电话、见面、书信或网络的形式,回访案件当事人或其近亲属,“两谈”,指对反映检察人员在工作作风、司法廉洁、案件质量方面存在问题的当事人或其近亲属进行约谈,“一追责”指对在访谈过程中发现检察人员在司法办案中存在违纪违法情形,启动问责程序。

固始县检察院纪检组长张其霞一行对该盗窃案的受害人进行面访,听取其对该案办理的一些看法和意见。据受害人讲,夫妻二人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十六岁时溺水身亡,从此夫妻俩对小儿子多有溺爱,将其视为心头肉、掌中宝。张某自小学习成绩优异,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入大学。

就在张某大学毕业之际,却误入了境外传销组织,身陷缅甸。当时,爱子心切的父亲,只身前赴缅甸,通过各种渠道,费尽周折将其从险境中救出。遗憾的是,被解救之后的儿子并没有改过自新,而是待业在家,沉迷网络赌博,负债累累。


血浓于水。盗窃事件发生后,夫妻二人放弃了对儿子的责任追究。经过此次事件之后,张某的态度似乎有所转变,主动提出陪母亲去上海打工,老夫妻倍感欣慰。可惜的是,在上海打工的张某,头天拿到的第一笔工资,第二天便在网络上赌博挥霍一空。

张某的父亲怨恨自己对儿子过于溺爱。谈话结束时,他说自己身患血癌,余生不多,特提出一个请求,希望检察机关能够挽救这个濒临绝境的家庭,拯救他的儿子。

案件本已终结,被害人却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怎么办?固始县检察院陈军检察长明确表态,要尽一份力量,满足一位父亲的特殊要求。

2019年5月22日,固始县检察院和固始公安局两家联合派员组成访谈工作组,远赴上海,对张某进行法制教育和心理疏导。

起初,张某对工作组还存有戒心,不太愿意相见。工作组秉持治病救人的态度,通过微信、电话,耐心和其沟通,终于取得了他的信任,同意见面。狭小的房间,反倒是拉近了距离。工作组人员对张某的生活近况和工作情况嘘寒问暖,并告知此次远赴上海和他见面,是应其父亲的请求,爱之深才会责之切,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成家立业,幸福地生活。



公安机关的办案民警还结合自身经办的典型案例,从法律法规角度,鞭辟入里为其上了一场生动的法制教育课,帮其分析沉迷网络的严重后果,向其说明工作组此次跋涉千里,专门来上海与其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是希望其能改掉恶习,走上正途。听到这些语重心长的话语,张某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无知,他低下头,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临别时,工作组再次叮嘱张某,每天要抽出时间给远在老家的父亲打个电话,要珍惜母亲陪伴在身边的机会,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变化和成长。

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来源于 固始县检察院